发布者:发布时间:2016-11-24浏览次数:697

不谈兴衰,清雅六朝---参观六朝博物馆随感

撰稿:罗紫璇

六朝时期,前后不过三百余年的时间,却出现了数次政权的更替这样频繁的变动使人很容易将注意力集中在风云诡谲的政治大戏上,却往往忽略了民间更为丰富的文化素材。六朝博物馆更像是一个不谈政治,只绘民情的地方,能让我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历史变迁中窥见六朝百姓生活的真容。从馆藏的展品来看,物质生活的清简与精神艺术的自由雅致相得益彰,构成丰富有趣的六朝风情图。

或许受制于战乱和施工技术的限制,六朝时期人们的居所大多简朴的茅屋,贵族的居所也仅是瓦房,在工程技术方面也无重大突破。然而正是这样简单的生活条件下,民用器具却流露出一种天然的生活情趣。鸡首壶用品都已脱离了传统形制的约束和限定,大有现代设计中“实用艺术”的意味。同时六朝的大部分器物并无太多的炫技,装饰也较少。其中最为繁复莲花尊与其他时代的墓葬或佛教艺术产物相比也显得简朴无,这或许与当时人们的精神境界有关。

六朝时期的民间艺术如此发达的原因或许正是因为当时频繁变动的局势。各地人口的汇集与交流,必然引起文化的碰撞和发展其中佛教传播正是文化交流的例证。或许六朝时期人们精神世界的丰富自由正是来源于佛教的普及和平民化。佛教顺应自然教义也在当时的人民生活中有所体现。六朝的人们发现了青瓷颜色与时节的微妙关联,文人们也将“曲水流觞”作为日常的消遣。这种浪漫自由生活方式构成了流传后世“魏晋风度”。然而,这样自由洒脱的图景或许是战乱所造就的死亡与离别或许使人警醒,但长期的战乱使人看破生命的脆弱进而追求更高的艺术与精神境界,这正好解释了六朝的“清”与“雅”。

如果说文艺复兴时期是对于“人”的发现,那么六朝时期则意味着精神世界的全面开启而这两个时期都具有自由的艺术表达这一共同点。六朝时期名家辈出程度即使与米开朗琪罗、达芬奇等艺术伟人身处的文艺复兴时期相比也毫不逊色。王羲之陶渊明、谢灵运等文人雅士已成为一种文化符号。“竹林七贤”更是中国思想史上的文化先锋,这样人才迭出且成果累累的时期,即使在中国漫长的历史河流也是难得一见的

看待事物的视角应当是多的,对待具有多个维度的历史也当如此。曾经我也把历史片面的理解为政治史,以为朝代的兴衰更替便是全部这样狭隘的视角却无益于真正认识一个完整的时代。作为一名建筑系的学生,课堂中所接触到的也大多是所谓“正统”的经典建筑。经典学习固然是一个过程,但慢慢便会发现更深刻的智慧与灵感往往在民间,在与柴米油盐紧密相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