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发布时间:2021-12-06浏览次数:623

122日,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教授jonathan adams来到“科学之光:自然地理学新发现”的课堂,为同学们带来了“地球生命的新视角:我的环境基因学学术旅途”的报告。adams教授来自于英国伍斯特,先后在英国、法国、美国、澳大利亚、韩国等多地获得教职,2019年起全职入职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admas教授长期从事于环境dna的相关研究,今天他为同学们带来了他研究生涯中的一些有趣科研故事。

adams教授首先为同学们介绍了环境dna的概念。在生物学的研究史中,科学家往往更加重视可以用肉眼看到并加以区分的动植物。而微生物虽然早已被科学家所认知,但由于微生物过于微小,难以利用常规生物学方法区分其种类,科学家对微生物的认知十分有限。但近十五年来,dna快速测序技术和高速计算机的发展,为环境dna的研究创造了条件。通过提取样品中的全部dna,可以快速确定环境中的各种微生物的种类与相对含量;而检测某一段特定的dna序列,可以准确获知某种微生物在环境中的存在情况,便于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adams教授分享了环境dna在生态恢复中的研究。在印度尼西亚,研究发现,经过砍伐的森林外生菌根真菌(ecm fungi)的数量大幅减少, ecm真菌与很多高等植物的根系存在着互惠共生的关系,为树木的生长提供了养分和水分,因此,在森林恢复中,也应当重视微生物生态的恢复。而在火山喷发、冰川退缩后的近乎无生命的地区,研究发现,微生物生态的恢复也是生态恢复的重要前奏。微生物量的增多、微生物的种间联系的复杂化,是生态良好地区的典型特点,而高山、高寒等恶劣环境,微生物量减少、种间联系减弱。在如今全球变暖的背景下,海水酸化等环境恶化带来的微生物生态的变化,也是未来巨大的潜在威胁。

adams教授用纯正的伦敦英语婉婉道来,同学们也跟随着在adams教授的科学世界遨游,激发出科学的火花。有同学提问,全球变暖带来的冰川融化,是否会带来远古强大病毒的释放,给现代社会带来威胁?adams教授详细解答了同学的疑惑,他指出,远古病毒在冰川中大多被破坏,虽然能够提取其dna,但其已不具备生物活性,难以“复活”;而在现在的世界中,科学研究所揭示的微生物世界,仍然只是自然界中的小小一角,我们仍然未知的广阔世界,才是需要关注、重视的可能的威胁所在。adams教授也和同学们分享了他在世界各地的求学、工作经历,鼓励同学们前往更广阔的世界探索。

2小时的课程时光飞快过去,adams教授将同学们带入的微生物世界,却永远为同学们打开了大门,照入了明亮的科学之光。

 

采写:梁承弘、邵可涵

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